烽火中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诡三国 > 《诡三国》 谁来谁看谁说谁心中的三国 第2291章 时间长了难免健忘

《诡三国》 谁来谁看谁说谁心中的三国 第2291章 时间长了难免健忘

[烽火中文小说网wap站:m.fhzwxs.com]快手极速版邀请码【915072445】抖音极速版邀请码【890832239】今日头条极速版邀请码【1439505938】火山极速版邀请码填邀请码【278356902】趣头条邀请码【A1115076095】番茄小说邀请码【7500487581】刷宝邀请码【RT3UK6】微鲤看看邀请码【76116558】快看点邀请码【B4Ck7S】中青看点邀请码【49024486】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比如说老曹同学的套路,就是喜欢爬墙头,呃,是抄后路断粮道。

    在历史上,曹操一生当中打过大大小小50多场战役,胜多败少,只打了5场败仗。曹操的作战方式是大胆,敢于冒险,赢就赢得风光十足,败么,也是败得很惨。其中几场战役虽然曹操没有直接参与,但也是曹操下令夏侯渊或张辽什么人打的,因此功劳在这些将领上,也有曹操的一份。

    曹操在前期和袁术袁绍的对抗当中,长时间处于下风,甚至有好几次出现兵尽粮绝的局面,军队也几度面临崩溃,所以曹操深知粮草的重要性,也知道如果一支军队陷入了混乱,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就像是袁绍当时断粮了,明明袁军的数目比曹军多,可依旧是被曹军一路追杀,毫无还手之力。

    因此在规划幽北战役的时候,使敌军陷入粮草断绝,后路被抄,全军混乱,自然会比正面硬碰硬,死扛着打一架要轻松得多。

    因此曹操做出了针对性的布置,而另外一边,很凑巧的,赵云也和曹操想着一样的事情,准备去爬丁零家的墙头。

    只不过想要爬上丁零家的墙头,就需要先经过柔然,而柔然又觉得跟赵云一起走的话,家里的老婆孩子会被坚昆人惦记……

    赵哥就说,那好办,坚昆人一块上。

    因此张郃带了一千的人马,便是到了柔然王庭之处。

    柔然距离赵云比较近,但是从柔然到坚昆,则是还要一段不短的路程。

    柔然的王庭看起来不小,部落直辖的控弦之士有四五千人,再加上一些周边小部落,便是超过了八千人,一群群的战马,牛羊等等,足足占据了好大一块地方,立下了六七处营寨。

    柔然头人赤赫在介绍了自己的王庭之后,偷偷看了一眼张郃,结果没有在张郃表情上看出什么来,反倒是一旁的坚昆婆石河脸上有些似笑非笑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跳,便是低下了头。

    别看当下柔然王庭气势磅礴,但是实际上么……

    都是预先准备好的。

    就像是下级单位迎接上级的监察,多少也要打扫一下卫生,张贴一下标语,然后吩咐员工都要穿白衬衣戴领带,黑裙子黑丝袜什么的,若是上级领导有什么特别的嗜好,还会重点安排一下,比如真空渔网装什么的……

    这里的上下级可不仅仅指行政单位,几乎所有有上下级关系的地方都是如此,从学校到机关,从事业到企业,从中到外,都是一样。

    坚昆婆石河也没有说破,反正大家都清楚……

    至于张郃,就更不在意了。

    幽州一带暴雨连绵,而这边则是干燥的寒风呼啸。

    柔然人正在抢着一切的机会收割牧草,然后堆叠起来风干,作为冬日的储备。

    张郃从哪些忙碌的柔然人身上收回目光,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定,『现在就必须出兵,赶冬天之前,解决问题。』

    张郃的口气,就像是在述说着一个为不起眼的小事一般。

    柔然头人赤赫犹豫了一下,可能一开始的时候还想要推脱,或是什么其他的打算,但是在看到张郃眼神之后,便最终叹了口气,说道:『可是我这里最多只能抽出两千人……』

    然后柔然头人赤赫又转头对着婆石河说道,『你也看到了,我这里牛羊牧草都没准备好……』

    婆石河沉默了一下。他知道赤赫的意思。之所以柔然没准备好,是因为柔然原本的牧场不在这里,他们也是被坚昆人赶出来的,所以能怪谁?怪坚昆人自己驱赶了柔然,所以柔然人不得不再重新准备,导致了人手现在无法抽调出来?

    但是只有两千人……

    张郃笑了笑,『虽说少了些,但应该也够了。现在……该你了……如果能全数引到一处,便是一起解决……换句话说,能引来的越多,便是越简单……』

    婆石河认真的看了看张郃,『张将军,你……确定?』一般来说,敌人越多,自然是困然越大,但是在张郃嘴中反倒是对调过来了一样。

    『放手去做!』张郃点了点头,然后也猜到一些婆石河的担心,便是理所当然的补充说道,『四五百年来,若是正面作战……汉家无所惧!』

    张郃说得豪迈,但是也是实情。

    赤赫和婆石河相互看了一眼,多少有些难受,但是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汉家的骑兵,在这个时间段上,确实很强。

    自从斐潜开始全员装备了双边马镫和高桥马鞍之后,骑兵大体上就分成了三个部分,一个自然是重装具甲骑兵,专门负责近距离冲锋,使用长矛,长刀,战斧,铁鞭,铁锤等重型武器,也会装备一些飞斧小戟等投掷类武器,并且一些还具备大盾,可以临时转变成为重甲步卒。

    另外一个部分则是走偏远程攻击,也就是弓骑兵路线,主要武器是弓弩,然后加上战刀,长枪,一般还配有一个小圆盾,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不会人马分离。

    但是也有很多骑兵将领喜欢第三种,也就『全能骑兵』。这种『全能骑兵』大概是元朝的时候达到了巅峰,骑兵功能更加全面,既可以远射,也可以冲阵和近战。其依据披甲轻重不同侧重点有所不同,装备轻甲的骑兵一般担任骚扰、快速支援、扰乱对方阵型的任务,速度相对缓慢的重甲骑兵一般更多担任冲阵的任务。一旦战局需要,两种骑兵都可以同时加入战团,随时转化。

    骑兵的战斗模式和各种战术,其实很多时间都是东方领先。

    直至八里桥……

    整个辫子朝,几乎没有对骑兵战术进行任何改进,甚至是出现了改退。

    虽然辫子朝也和西方一样,兴起了一阵的火枪骑兵,也就是噶尔丹骑兵,但是在某些有意或是无意的压制之下,火枪只是琼花一现并没有得到推广。辫子朝一边对内压制,大兴文字狱,控制民众思维,一边将蒙古诸部编为盟旗,相互不得串联或侵占,腐蚀蒙古部队。

    然后到了八里桥的时候,辫子朝的旗人已经烂到了骨子里,上马都难。只能从从科尔沁部和察哈尔部临时征调牧民,而他们的对手,除了少部分的英法骑兵团之外,大部分都是殖民地骑兵团……

    换句话说,当时我大清的骑兵,已经烂到了连阿三的锡克骑兵都打不过。2000打400,五比一,输了,3000打300,十比一,也是输了……

    而现在么,是反过来,一汉顶五胡。

    再加上骠骑将军的精良装备和作战训练,张郃觉得自己带了一千人,还有柔然的两千人为辅助,然后即便是十倍之敌,又是何妨?自然是要将坚昆的那些反对者一口气全数扫光,这有什么问题?否则谁还有时间一点点的到处收罗?

    ……(*?Д?*)……

    这个时候,正是幽州北部曹操派遣出了夏侯渊和曹纯,沿着边往上扎口袋收网的时候,而在坚昆国当中,依旧还是一片一片安安静静的模样。

    坚昆因为受到了北面寒流的影响,以至于不得不南迁躲避,但是对于坚昆国里面的其他暂时没有受到影响的部落来说,似乎并没有太重视。一些人往北派出了一些哨探,然后哨探也回来说风雪并没有继续侵袭南下。

    风雪没来,当然就不用提心吊胆,至于婆石河的部落么……

    只能是算他们倒霉?

    一些人觉得婆石河他们可怜,一些人则是表示关我鸟事,而大多数的坚昆人还是要忙着自己的生活,也没有多少心思去管婆石河究竟将来会不会还有什么问题。

    甚至一些婆石河部落里面的人,也表示了谨慎乐观,觉得风雪可能只是一个偶然,然后等今年过了,还是可以回去的。

    希望还是有希望,但是眼下的越冬物资就是大问题了。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这个说法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真理。然而游牧民族的弊病就是在这里,游牧民族天生就比农耕民族的储蓄要少,特别像是遇到了灾害的时候,人要吃,牲口也要吃,往往手忙脚乱之下,便是崩溃得一塌糊涂。

    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昆国内自然就有准备吃人血馒头的了……

    眼看他楼垮了,然后顺便连地基带地盘一块拿来,岂不是爽歪歪?

    争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而且越是临近冬天,冲突便是越发的激烈起来。

    这种冲突在不可避免的流血之后,便是导致相互之间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丘林部落的人要求婆石河部落,不仅是要交出凶手,而且还要付出巨额的赔偿,如果婆石河不答应,便是后果自负!

    丘林部落传达最后通牒的人走了,而婆石河部落里面,却依旧做不到同仇敌忾。习惯性甩锅的人,不管是在哪里都会有,这些人碰到了事情的头一个反应,就是将锅甩出去,而不是去解决问题。

    一个巴掌拍不响么……

    遇到事情先想想是哪里自己做错了……

    这些理论在正常的时候是没有错,但是如果在对方有意挑衅闹事的时候,就没有了意义。

    『这是你部落里面的人做的好事!』一个婆石河部落的中年人怒声说道,再次强调,『这是你部落惹出来的祸事!理应你自己来承担!不要拖累我们!』

    『你们?』在另外一边,使者婆石河的父亲,婆石河元嘗冷笑了两声,说道,『什么时候,你个婆石河鸫纹,就能代替其他所有人了?难不成你真的以为,将我们的人交出去,丘林部落便是会算了?』

    『丘林……丘林还是会讲信用的……』婆石河鸫纹瞪着眼说道,『反正原本都是好好的,结果是你部落搞出来的事情!这你要承认罢?所以现在出了事情,还要拖我们下水?嗯?!』

    『你宁可相信敌人,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人?』婆石河元嘗说道,『我早就说过了,丘林部落没安好心,这一次和汉人会谈,他们一直在从中搅乱,为的就是让我们无路可走!最后被丘林吞并!』

    『呵呵!说那么多,还不是为了擦你部落的屁股?』

    『这是事实!不是谁的屁股!』

    『这是狡辩!』

    『好了!』居中的婆石河老者,沉声大喝了一声,制止了两个人的争论,或者说争吵,『吵能吵出什么花来?现在是这个事要怎么办!』

    老者虽然年岁大了,但是威望还是很足,一声断喝之下,便是控制了场面。他左右看了看,然后指着婆石河鸫纹,『你说!如果我们给了丘林赔偿,丘林会不会讲信用?就此罢休了?』

    一旁的婆石河元嘗急声道:『首领!这……』

    『闭嘴!』婆石河首领瞪了过来,『没到你说话的时候!』

    婆石河鸫纹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摇头晃脑的和其他人说道,『看看,急了,他急了……嘿嘿,哈哈哈……』

    『你也少废话!说正事!』老者回过头来说道,『你怎么判断出来丘林部落拿了赔偿就会算了?而不会是先要了一批,然后再要一批……嗯?』

    婆石河鸫纹愣了一下:『这个……丘林部落,应该不会不讲信用吧?』

    『只是应该?』老者追问道。

    『不是这样么?』婆石河鸫纹说道,『总是要讲点道理罢?不行我们可以去找须卜居次,让他们来评理……』

    婆石河首领微微点着头,『所以你觉得……出了事情,让别人来决定我们要怎么做,然后如果万一别人不讲理,就再叫另外一个人来评理……是么?』

    婆石河元嘗在一旁双手环抱,嗤笑了一声。

    婆石河鸫纹怔了一下,然后指着婆石河元嘗说道:『他也不是这么做么?让汉人来评理?!』

    『哈哈哈……』婆石河首领大笑起来,『这不一样……』

    婆石河鸫纹急切的说道:『怎么不一样?汉人还离我们更远一些……须卜居次还跟我们关系不错,肯定会替我们说话的……』

    婆石河首领笑着,『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词,叫做「远交近攻」……算了,我再说明白一些,须卜居次愿意替我们说话,并不是因为他们跟我们的关系好,而是因为丘林也在搞他们……』

    『呃……』婆石河鸫纹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婆石河元嘗说……』老首领缓缓的说道,『汉人的装备,至少比我们强三倍!全身的铁甲见过么?连战马都覆盖的战甲见过么?还有战刀……我们这里,最好的战刀,在那边连普通兵卒的战刀都比不上!』

    『哗……』

    帐篷之内顿时一片哗然,许多人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来。

    婆石河首领看了婆石河元嘗一眼。婆石河元嘗会意,招了招手,让一旁的侍从拿出了一把用麻布细细包好的半截棍子状的物品,然后解开麻布,赫然便是骠骑麾下的一把制式战刀。

    在场的不一定都很精通兵事,但是至少鉴别一把战刀是好是坏的能力还是有的,当众人传看着,看到战刀上的鳞纹,然后看着闪着寒光的刀口,看着刀身上如同渴望饮血一般的血槽,不由得啧啧称赞……

    『如果丘林……』老首领环视一周,『就是不仅是要我们的人,还要我们的东西……而汉人么……最多,只是要我们的人,他们看不上我们的这些东西的……怎么选,还需要我多说什么?』

    『等一下!』婆石河鸫纹还想要垂死挣扎一下,『汉人万一也要我们的牛羊和战马呢?』

    『呼……』老首领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婆石河鸫纹,『我忽然觉得……你们部落让你当头人……唉,先不说这个了,其他人觉得怎么样?』

    其余众人相互看看,都没有什么意见。

    草原上的生活,是很残酷的,并不像是什么文艺青年想象当中的那么美好,如果不是部落集结于一处,而是单个的牧人家庭,有时候在野外碰见了陌生人,都不知道陌生人是普通的迷途者,还是逃亡的杀人犯。高高兴兴将人请到家,然后碰见一个像是曹操那样的翻脸不认人?

    即便是去除人的因素,大自然说变脸就变脸,地下河说改道就改道,牛羊群落搞不好就是牛瘟羊疫,治都没地方去治……

    因此在大漠当中的这些人,推崇强者,鄙视弱者,就是一种自然的本能。看到了汉人强大,也就更加的倾向于汉人。

    『那么……丘林那边……』最终还是有人问道,『要怎么回复?』

    『要什么回复?让他们等着……』老首领笑了笑,『回去都皮绷紧点……一个个最好都靠近一些,别分散了……别怪我没有先提醒……』

    众人见状,也就纷纷告辞走了。

    婆石河元嘗虽然也出了大帐,但是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捆绑着自己马匹上的马鞍,系好了又拿下来,然后拿下来又放上去……

    过了片刻,其他人都基本上走了之后,老首领才慢吞吞的从大帐里面走了出来,站在了一旁,『好了,别装了,放着罢……跟我走一走……』

    夕阳落下,天地之间一片金黄。

    『这么多年了……大汉……怎么样了?』老首领背着手,望着南面,夕阳照在他的花白胡子上,似乎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色。

    『据说……也在打仗……』婆石河元嘗缓缓的说道,『不过,应该是比当年要强了一些……至少这刀……』

    『嗯……』老首领点了点头。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

    半响,老首领才说道:『多少年了啊……终于有人想起我们了……再晚一点,怕是所有人都会忘了,自己曾经姓什么了罢……』阿甘小说网m.agxs.org,130txt小说网www.130txt.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记住我们:www.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手机版 m.fhzw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