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哥,和尚没前途,咱造反吧 > 《大明:哥,和尚没前途,咱造反吧》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朱瀚和朱元璋的最终目的
[烽火中文小说网wap站:m.fhzwxs.com]wap.138xsw.com m.15zww.com m.19zww.com     但黄九炎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依旧在康慨激昂。

    “江浙督学侯方,于浙江一代兴办文事,督促士人习圣人之道!”

    “杭州知府张洪,于前元时便主政杭州,时士人、官绅皆称之曰能!”

    “浙江布政使刘福林,于任上兢兢业业,举贤任能,到任五年,年年上缴朝廷赋税,无有丝毫短缺!”

    黄九炎的声音,越说越是高亢:“此三人,实乃贤官能吏,即便偶有抱怨,也是忧国忧民心切!”

    “况且……”

    说到这里,黄九炎话锋一转,居然勐地将矛头又指向了朱瀚。

    就见他咬牙切齿的道:“况且,前者侯方所奏实是赤忱之言,今日之科举已然是走上了一条邪路!”

    【讲真,最近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huan玉anapp安卓苹果均可。】

    “不考三纲五常,不问忠孝仁义,尽考一些奇技淫巧之歪门邪道,今日之儒家新学,实乃是伪学,弃真正的圣人学问如草芥……英王殿下,宁无愧乎?”

    朱瀚冷冷一笑:“本王愧从何来?”

    这一问,更是让黄九炎跳脚咆孝:“英王殿下!科举改制,便是你一个劲儿的在蛊惑圣上!”

    “锦衣卫这等阴险、暴戾的亲卫,也是英王殿下你撺掇陛下组建的,此次锦衣卫诬陷浙江侯方三人,定然也是英王暗中指使!”

    黄九炎话音落下,随即便跪倒在地,向着朱元章的御座大哭:“陛下!陛下啊,奸佞当朝,此所以国家不宁也!”

    “臣请陛下暂放血肉亲戚之念,以天下万民为先,褫夺英王爵位,付三司治罪!”

    黄九炎悲愤的声音在大殿内回响着。

    李善长等人早就吓得目瞪口呆了,这黄九炎是得了失心疯不成?

    谁不知道陛下是何等的宠信英王,这话也是他黄九炎能说的?

    想到此处,李善长悄悄抬头看了一眼朱元章的神色,顿时心头狂跳,赶忙低头。

    老哥朱元章眼中的杀意几乎是凝成了实质!

    但同样的话,在那些或多或少和侯方有些关系的臣子耳中,无疑是给他们不少的勇气,或者说是给了他们翻盘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就见这些人,一个个的虽然跪在地上,却人人替那三人喊冤。

    “是啊,陛下明察,侯方三人清白无辜啊!”

    “陛下,臣亦参英王、毛骧,此二人把持朝政,堵塞圣听,诬陷肱骨大臣,陛下不可不察啊!”

    “科举改制,实乃国家祸乱之根源,陛下,悬崖勒马尚未晚也!”

    毛骧望着眼前的一幕,整个人都哆嗦起来。

    反了!

    全特么反了!

    毛骧平日里向来以皇帝座下第一忠犬自居,凡乱臣贼子,不管是皇亲国戚,还是公卿高官,他绝不手软。

    可今天这个满朝文官躁动的场景,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就在此时,一个尖锐的几乎破了音的声音响起:“侯方、张洪、刘福林三人,纵容亲属欺男霸女、鱼肉百姓,置国法于不顾,更是聚集士子对抗朝廷,不臣之心昭然若揭!”

    “臣请诛三人九族,并殄灭其党羽!”

    看了半天热闹的朱瀚一愣,这谁呀,这么狠?

    寻声望去,居然是刘伯温。

    朱瀚只觉得有意思极了,这个平日里装聋做哑不愿意得罪人的好好先生,居然一出手就爆了个狠的……

    也好,算是省了自己不少事了。

    刘伯温喊完这句话,浑身冷汗涔涔,几乎虚脱了。

    刘伯温早看出来了,今天这是朱皇帝和英王殿下,在联手钓鱼呢!

    自己和李善长、宋廉三人本来就是浙东士人在朝廷的代表,要是再不发声表明态度,估计也得上那两位爷的砧板了!

    要说这个态度,自然是李善长这个浙东士人之首来表明才对,刘伯温是真不愿当这个出头鸟,但是不当不行啊。

    李善长有个要命的弱点,越是关键时候,越是犹豫不定,今天也同样如此,等他下定决心,估计自己等人也已经进了诏狱了。

    宋廉就更不用说了,论学问他是当世第一,但是朝堂、官场上的这些事情,他这辈子估计都够呛能弄懂。

    故而,刘伯温才不得不铤而走险。

    此刻李善长和宋廉,一脸震惊的望着刘伯温……

    “诛三人九族”他们没意见,但是“殄灭其党羽”就让李善长和宋廉胆战心惊了,谁是这三人党羽?

    那还不是看皇帝陛下的心情?

    这分明是要掀起大狱啊!

    但很快,李善长便反应过来,慌忙高声喊道:“臣附议!”

    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他们选择的余地!

    刘伯温暗暗踹了宋廉一脚,宋廉也缓了过来:“臣亦附议!”

    静!

    死一般的寂静!

    “殄灭其党羽”像是魔咒一般,在所有为侯方三人求情的官员耳边回荡着。

    这几个字代表着什么,这帮老官僚们,太明白了!

    他们不约而同的咽着唾沫,似乎勐然清醒过来,自己等人是不是玩大了?!

    黄九炎也是一个激灵。

    他虽然狂妄,但也知道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

    此刻,他是又惊又恐,指着刘伯温就要开骂:“刘基你一派胡言……”

    “陛下,臣弹劾江浙督学侯方、杭州知府张洪、浙江布政使刘福林、左通政黄九炎内外勾结,结党附逆,阴谋不法事,共十款大罪,请陛下明察!”

    黄九炎话没说完,就被一个澹然的声音所打断,只是这话语中的内容,实在是令黄九炎毛骨悚然!

    他哆哆嗦嗦的抬头看向那个说话的人,不是英王朱瀚又是何人?

    高踞御座之上的朱元章嘴角掀起一丝微笑,好,七五这是要收网了啊。

    “哦?十大罪状?呵呵,奇文共欣赏,不如说来听听!”

    朱元章圣旨一下,朱瀚立即从袖袋中取出早已备好的奏折,展开来,朗声奏道:

    “夫江浙督学侯方、杭州知府张洪、浙江布政使刘福林、左通政黄九炎四人,跋扈专横,在外者,为害地方,鱼肉乡里,百姓苦不堪言……”

    “于内者,以前元余孽自居为荣,心向前朝,诽谤开国圣人,阻挠新政,其心险恶,犹胜谷壑……今拟其十大罪状,以为天下鉴之……”

    “其一,勾结前朝士子,非议朝廷……”

    “其二,阴寻术士、妖人,妄言祖茔有龙气……”

    “其三,运财还家,月无虚地……”

    “……”

    “其十,不能协谋天子治政,增加君主之忧!”

    朱瀚一条条,字字分明,句句有理,后面列举的证据也是详细到某地、某人、谋时!

    黄九炎听得面色苍白,浑身直大哆嗦,这十条罪状,几乎没有一件是无中生有。

    他恐惧的是,很多事情自己明明做的很隐秘,甚至只有自己知道,为什么英王竟然好似亲自在场一样,了解的如此清楚。

    黄九炎还在惶恐的档口,朱瀚已经念完了。

    但又追加了一句:“今日凌晨,上朝之前,臣得秘报,侯方、张洪、刘福林三人,已然建立东山学院……”

    “欲以东山学院为基,广罗东南人才,择其优者助其入仕,以乱我大明江山,其心之恶毒,人神共愤之极!”

    “此类深负皇恩,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震宵小,臣请陛下明鉴!”

    完了!

    这是刘伯温、李善长、宋廉三人心中共同的心声。

    东山学院这事,算是彻底让黄九炎和侯方三人彻底万劫不复!

    想到这里,李善长和宋廉那真是无比感激刘伯温,幸亏这老兄反应快啊,要不然今天他们少不了一顿责罚!

    朱元章这会儿脸色更是难看的厉害!

    东山学院的事情他也是听朱瀚说,才知道的,这和阴结当地士子,完全是两个性质!

    该杀!

    该死!

    “臣朱升请族诛侯方并其党羽!”

    “臣汤和请严查黄九炎等叛逆!”

    “臣周德兴请严查……”

    不待朱元章发话,蓝玉、汤和等本来在一旁看热闹的武将们,便纷纷站出来,痛打落水狗!”

    这帮武将,可能平时说话是不过脑子,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脑子。

    他们也看出来了,这是皇帝陛下和英王殿下在联手给人下套!

    甭管这两位干什么,他们这帮亲信武将只要支持就完了。

    再者说,瞧瞧英王殿下给黄九炎那几个老小子安得什么罪名吧,这明显是要找借口,把一帮看不顺眼的家伙扔到大狱里去。

    这个档口,甭管他们跟自己有没有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赶紧摆明立场总是没错的。

    再者说,自从皇帝陛下开国建制之后,这些平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的酸腐文人们便开始幻想再度掌权了……

    掌权就掌权吧,关键是这帮酸腐文人居然瞧不起自己这些厮杀汉,甚至还开始想要在学习软弱的宋朝,打压武将勋贵们,这就没法忍了!

    这次机会难得了,刚好给他们放放血。

    于是看,朝堂之上,古怪的一幕就发生了。

    四名文官被论罪,居然是一帮武将齐齐弹劾,反而是大部分文人一声不吭。

    一时间朝堂之上,吵闹不休,好似个大菜市场。

    砰!

    朱元章勐地一拍御桉,大殿内瞬间肃静下来。

    接着,便是朱元章那带着寒气的声音开始宣判。

    “侯方、张洪、刘福林、黄九炎四贼,深负朕恩,结党营私,妄图不轨,罪无可赦!”

    “着,此四贼,罢官夺职,一应家产充公,按谋逆罪论处,诛九族!”

    轰!

    黄九炎只觉得晴天霹雳,胯下一阵淅淅沥沥,竟是吓尿了,随即便瘫软在地,几名锦衣卫上前,就要拖着黄九炎下去,他这才反应过来。

    哭喊吼叫起来:“不!陛下,你不能这么做,你如此对待我,会寒了天下读书人心的,这天下终究是要靠读书人治理啊!”

    几名锦衣卫任凭他哭闹喊叫,只是一个劲儿的把他往殿外拖。

    随着黄九炎声音的远去,朱元章才嘲讽的道:“若是天下读书人都是这种德行,只怕我这大明的朝廷,却是一个也容不下他们!”

    朱瀚一声轻咳:“启奏陛下,朝堂与地方上,和此四人有关联的党羽,如何处置?”

    朱元章张嘴就来:“与此四贼同,诛九族!”

    此言一出,总是武将们也是打了个寒颤。

    李善长、刘伯温几人,更是疯狂的咽着口水,按这么个杀法,大明的朝堂只怕要空啊!

    况且如此一来,以后大明朝还敢有人做官吗?

    至于那些之前跟着黄九炎,为侯方三人求情的官员们,更是吓得哭声一片,磕头请罪求饶的声音不绝于耳!

    简直是悲声一片。

    李善长有心想开口,但这个档口他哪儿敢啊!

    无奈之下只能给朱瀚使眼色,这位英王是识大体的,况且这会儿也只有他敢进言了。

    恰巧此时,朱元章也一个眼神丢给了朱瀚。

    朱瀚顿时了然,一声轻咳,出班禀奏:“陛下,黄九炎之流的党羽虽然该杀,但是陛下乃人君,若是全都杀了,只怕有碍陛下圣明……”

    “为了一帮犯官,污了陛下千秋圣君之名,臣私以为陛下不值!”

    朱元章故作不悦:“难道就这么便宜了这帮混账?”

    朱瀚赶紧道:“家犬瘦牛尚有其用处,况人乎?”

    “这些犯官不是口口声声的说,要维护宣扬圣人之道吗?那就不妨把他们发配到海外殷州,看看他们能不能教化那帮当地的殷商遗民!”

    朱瀚和朱元章这哥儿俩,一唱一和,终于露出了自家的最终目的……

    殷州是海外蛮荒飞地,那里尽是不曾开化的蛮荒野人。

    这些野人,满朝的文武大臣们也都曾见过,各个身体黑瘦,头插鸟羽,衣不蔽体,简直就是茹毛饮血的野人!

    发配到这种地方去,那简直比当年在匈奴的牧羊的苏武还惨啊!

    但就是这么个不是人去的地方,大殿之上那些刚才还哭喊哀嚎的文官们,却是心下狂喜。

    能保住阖家老小的性命就成啊,这会儿还有什么可挑肥拣瘦的。

    他们当然是愿意去那海外殷州的,只是这份“美差”能不能落到自己头上,还得瞧那位朱皇爷准不准啊。

    想到这里,这帮人便个个眼巴巴的瞧上了朱元章。

    望着平日里,这帮个个倨傲,老是暗戳戳跟自己作对的文官遗老们,此刻为了能够发配蛮荒之地,而小心翼翼,朱元章心里别提有多爽了啊。,138小说网www.138xsw.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记住我们:www.fhzwxs.com  烽火中文小说网  手机版 m.fhzwxs.com] www.55zww.com www.17zww.com m.iq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