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海情涛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烽火中文小说网wap站:m.fhzwxs.com]wap.138xsw.com m.15zww.com m.19zww.com     俊没动声色,腿到手指。“叭”一声,沉重巨响,大汉鬼嚎连夭,扔出三丈外,不但腿骨立折,背上,连衣带皮擦掉一片,鲜血将官道染得鲜红一条,俊冷笑道:“这种脓包也来献丑,太不自量。铁掌开碑脸色一变,吼道:“看谁脓包,接我一掌。”突地欺近两步。”斜阴落日”一掌斜劈。左掌“袖底翻花”刀掠吐出。“哼!”俊冷哼一声,左掌“云横秦岭”斜迎一掌,右掌一立,突然现下一招“落红穿石”猛点对方掌背。两人都用了全力,刹时罡风怒发,掌风相接,旋起一阵激烈气氛。

    “膨”一声,闷响后,俊屹立不动,好象似山。铁掌开碑只觉得掌击处金石,震得气血翻腾,掌传来一股奇猛力道,向心脉迅捷地一撞,感到双掌已经麻本不仁。他这一掌,力可裂石开碑,金钟罩也有点难以抵挡。想不前这个弱冠的少年,竟敢和他力拼两掌,自己几乎当堂出丑,不由得骇然变色,退后三步,运功调息。俊阴森森他说道:“这一招两下里扯直,咱们别拖时间。来!再拼一记试试,他向前踏进三步,正待出掌,刚赶到的绿飞鸿已经从马上飞掠而至,她尖叫道:“小畜牲人竟未死,谁给你阎王爷的独门解药?”声落,人已到了俊右侧。

    “你那三把小刀,只能用来剔指甲,你也尝尝我这个。”左手一探一张,三颗白色的棋飞射而去,白光一闪,已临绿飞鸿软肋之前。突然传出两声虎吼,铁掌开碑和在一旁冷然相视的无敌神剑寇春风,在同一瞬间各拍出一掌。掌风一撞棋,棋向上飞旋,“嗤”一掠而至,铁掌开碑急迫一挫腰,棋掠过他的头皮,带走了一络头发。寇春风功力深厚,棋被他一夹立毁,却把他也味了一跳。他只道暗器是白金打造的,却未想到是普通瓷,又力换半斤八两,故无法接住,物碎了事,无形丢了一次入。

    绿飞鸿吓得花容修变,“呛”的一声,撒下背上长剑。寇春风脸上无光,他摇手唤道:“二姑娘请退,老朽领教这少年有何过人绝学。”绿飞鸿柳眉倒立地叫道:“不!我要亲手擒他;绿影一闪,寒芒漫天澈地而至,猛向俊扑来。俊这时的功力,比那夜在瘟氖山庄时高得大多,他可不怕啦。剑到入闪,不退反而进,闪在她身后,戳指疾点她背后大穴。绿飞鸿功力不弱,“回眸反头。”转身便斗,两人身形奇快,眨眼间已换了五招。无敌神剑愈看愈心急,心说:“这小身法诡计,大有八形八式,而用快速绝伦,不知出自何人门下,此不诛,后患无穷。

    ”便亮声叫道:“大家小心了,别让这小漏网。”刀光霍霍,剑影森森,撤兵器之声大起。无敌神剑神情肃莫,一声清越龙吟,银芒耀目,剑芒闪耀,武林第一剑“含光”急然出绡。他冷然说道:“二姑娘,退!小,块亮兵刃。”声虽不大,但入耳如雷响,可见这家伙内力之深厚,不愧阎王谷十大报应神。绿飞鸿忽然撤出。俊一看含光剑,暗叫一声:“糟”上次瘟氖山庄夜战,无敌神剑和白无常,三人围攻浮云散人,攻不破他已有五成火候的罡气墙,而自己并没有可以抵挡含光的任何功力,天残剑又不能出鞘,看样,今天非暴露身份不可了。

    他解开剑套,但他决定,非万不得已不能亮剑。无敌神剑看俊并未亮兵刃,催道:“快!我老人家等久了。”“寇叔叔,要活的。”绿飞鸿在叫。“爷用不着撤兵刃,你上就是,瞧,我就用暗器对付,足矣够矣。”他将右手伸开,里面有一把黑棋。无敌神剑脸色一变,怒声问道:“天棋与你是什么人?说!”“少管闲事,你是不是害怕!”老夫不和你对嘴,要你说的,不久,你就非说不可。”银芒忽吞忽吐,无数流星飞旋,向俊罩到。俊虎腰一扭,蛇缠滑身法一闪;喝声一句:“打!”一黑一白的棋飞出,棋一出,银星已当胸洒到。

    “叮叮”两专用脆响,黑白棋化为粉未,剑花已急快而至,不愧“神剑”二字。俊心一惊,心说:“这家伙已剑得神髓,比武当的八卦剑法更奇,比崆峒的追风剑法更疾,也有玄天神剑那么大的精深,要不用天残剑,恐怕龙形十二剑也不易伤他,我得提防了。”心杂念一起,幽凌虚魅影绝世神功忽现,只见一道淡淡身影,鬼魅似在银花万朵出入,不时发出一两声棋的刺耳声。无敌神剑威风八面,着着进迫,不愧他的剑法号称无敌,但黑白棋来势汹汹,飞旋呼啸着,使他心魄,不时乘隙而入,令人防不胜防,他不能无所顾忌,所以剑势环未难完全的发挥。

    俊一面回头,一面揣摸无敌剑的剑法精髓,他发觉,不但剑是神品,剑法更无可乘之机,在一二十个照面,已出的一二十招,招与招之间,大有天衣无缝之势,并无丝毫空隙可寻,小小的棋亦难攻破那为人所党的略微缝隙,极快地一招,将棋震成粉碎。而且,含光剑上的银芒,愈来愈盛,内功登峰造极。由剑上所发出的剑气,直迫三尺在外,令人有虎目主神之感,俊浑身坚似金钢,但也感到威胁时增。力对三十余照面,危机间不容发,但俊仍未被困住。无敌神剑心暗急,突然是骂道:“寇春风呀寇春风,你真愚不可及,你既然知道,这小身法迅疾,为什么要急功心切,迫随他动剑呢?该死!念毕,身形停止。

    只见他怒发冲寇,无风自摇,一双冷电似的眼神,盯视着俊,脚下不丁不八,剑诀立于胸际,光芒闪烁的含光剑,向上斜指,发出嗡嗡振呜。俊心又是一惊。这种以静制动的无上心法,全以神意克敌,以内功助于剑身,不发则已,发则恍如雷霆,生死立判,他是用剑行家,故而暗暗明白。但他仍然无惊,在这短短的三十个照面,他感到自己的八形身法辅以凌虚烷影轻功,已先立于不败之地,只须略为留心,不针陷入不拔之地的。他剑眉一轩,手扣一把黑白棋,沉声发话道:“没有用的,你枉费心力,在你发十三招和十四招的瞬间,‘飞星穿云’转发’流星随地’,举剑上撤的刹那间,有一段足以失手的间微空隙,幸好我的八颗棋恰好用完,不然你虽不死则伤了,你小心了,天棋周大侠的‘满天星雨’手法为武林一绝,我只好用来对付你啦!除非,你自信能将剑运用得毫无暇疵,”两手一分,屹立,严阵以待。

    无敌神剑怔了一怔,心一震,对俊的话似乎相信心默认,但口却不认:“你仅能令你自己相信,真是可笑,两招之间隙,毫无可乘之机,在撤剑上场的瞬间,剑尖一退一进,含挑。错、绞、点四这诀,变化万千,任何外物体想乘隙而入,你简直在做梦。”“任何外物体想乘隙?哈哈!你忘了棋飞旋,可顺气流切下,挑、错、绞、点四字诀能挡得住么?”无敌神剑怔在当地,剑尖垂下了半尺。一旁的铁掌开碑大不是耐,他阴狠狠地接口道:“小狗如簧之舌,也救不了你的命,满天星雨别说逃不过寇爷的含光神剑,我一双铁掌和二姑娘的一手三暗器,也饶不得你。

    ”俊虎目向两侧一瞥,左是铁掌开碑,右是绿飞鸿,两个人面含诡笑,一步步欺近。四面外缘个银衣人,举银色喷管,神色冷漠,已经成合围,最外缘是七名持剑大汉。成一道环形包围。他心一动,葛地,哈哈狂笑道:“哈哈!阎王谷卜令主的名号,可以震塌半边天,原来就是这种打群欧而得到的虚名。哈哈……笑声未落,他已飞到绿飞鸿面前,身法之快,世所罕见。绿飞鸿骤不得防,百忙一剑削出,身形暴退,翠袖狂拂。可惜,俊势在必得,她这时的功力比俊差得太远,使用暗器也无法自救了。

    就在这无敌神剑和铁掌开碑暴吼声,欺身抢进,震开翠袖,一指点在她的章门穴上,他已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嫌,什么武林规矩了。绿飞鸿浑身如电般,动弹不得,被俊连胸夹背一把提起,一声虎吼,用她作为兵刃,向飞奔而来的无敌神剑和铁掌开碑抛去。两贼啼了个胆裂魂飞,齐向两侧疾快地退到丈外。无敌神剑急怒吼道:“二姑娘要有点伤,你小就无葬身之地。”“没关系,小爷有人陪葬,得期所哉。”俊诡笑道说。“你小算什么英雄?手段卑劣,将为武林所不齿。

    ”铁掌开碑搓着手说。“哈哈,你们也算英雄?我都还替你们害臊?”“你们上啊!我和你们同死……”绿飞鸿娇唤。俊大姆指向上滑,点了她的哑穴,冷冷他说道:“你给我安静些,目前,你死不了,等会儿就难说啦。站住!谁上谁就负杀她的责任。”他这一声大喝,把缓缓向前的名银衣人镇住了,不敢向前。铁掌开碑怒吼交加,却又投鼠忌器,无可奔何。无敌神剑也束手无策,恨得咬牙切说道:“你想怎么样?”“你们给我上马,往场外撤,小爷还你们的二姑娘。

    ”“你先放下她。”无敌神剑无可奈何地对他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小爷绝不难为她,但人质不能立放,‘阎王谷的人一向不知信义为何物,小爷绝不上当,我。给你三声送行,三声一落,仍不走路,小爷先抹掉她这诱人犯罪的月貌花容,你们要想把我截住,恐怕力不从心,不信,且试目经待。”“你是作梦!”铁掌开碑嚎叫。”小爷的梦一向是好的,你们既使能使我挫骨扬灰,阎王爷也饶不了你们。”“一”。“一”字一出。他的手已向前滑下她的脸蛋,那羊脂白玉似的粉脸,令他生出温暖凝滑的感觉,他有点不忍。

    众贼心大震,脸上全都赫然变色,钦掌开碑难过得要吐血,无敌神剑气得也脸色铁青。“卜令主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孙女儿,今后将胜下一个了。卜姑娘,你可恨我不得,他们不也不顾你的死活!何况我这阎王谷的死对头呢?”“二”无敌神剑浑身一震,即使能将这小挫骨扬灰,二姑娘在他们送掉性命,令主能饶过他们吗?他铁青的脸色愈加难看,额上已现汗珠。“上次在瘟氖山庄,卜姑娘,你射了我三把淬青奇毒的飞刀,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何能生还么?可惜,时间不多了,不能告诉你了,你永远不会知道了……”“上马!”不等“三”字出口,无敌神剑已经下令,毅然收剑,首先撤走。

    “咱们赶上了!就是这小”两侧的竹林,突然传出洪亮的嗓音,人影疾闪,高高矮矮出来了十二人轻装人影,两下里一分,将俊堵在路。俊一看来人,知道糟了,十二人,是惟一在天残剑下逃生的人,也只有他两人,知道俊有那么一把锈迹斑斑的天残剑。当道而立的是一个白发如银的老人,方面大耳,眼精光四射,两太阳高高鼓起,虽则寿高八十,但脸上甚少皱纹,身穿葛衫,足踏抓地虎快靴,腰系一把沉重的金刀,身材修长,看去威猛已极。俊心是暗惊,但神色不变,看了来人一眼,没做声。

    “一点不假,就是他。”俞光杀机涌现地吼叫“那夜星光甚朗,小侄不会走眼,他那古怪的剑招,和奇形短剑实在高明,就是他出来打横,让那老匹夫漏脱了。”老头儿皮笑肉不笑他说道:“孩,你可好吗?七泽苍龙可是你救走的?你姓什么?是何人门下?”俊放开绿飞鸿顶上巨掌,看了看停在旁边的无敌神剑;他们都停步向这瞧,他冷冷他说道:“老前辈,你是向在下说话?”老头毫无火气他说:“正是,算你问对了我。”“请教,若前辈,是无聊呢,抑或是烦闷呢?”“两者都算。

    孩,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从实道来。”“不是招来?说道,太过客气,不敢当,对不起,在下目前大事未了,等会儿再招也不迟。”俞光怒吼道:“住刚在候老前辈面前,敢如此傲慢无礼?快些规矩回答。”“你是什么东西,在老前辈面前大呼小叫地,首先你就是大不敬,哼!”俊不甘势弱地回答,针锋相对。俞光恼羞成怒,暮地吼道:“小狗不知死活,毙了你。”抢上前一掌吐出,劲风怒吼。他也许是有靠山可恃,忘了那夜一剑之险。俊没理他,向侧跨了两步,绿飞鸿身不由己,被人带得一踉跄,她哑穴被点,做声不得,只痛得花容失色,眼几乎快要流出了眼泪。

    俞光正想揉身进攻,暮地灰影一闪,无敌神剑率众人已经掠到,怒声说道:“住手!”又向老头略一拱手道:“众镖头请了。寇某有不情之请,万望海函。这小伙本是寇某而来,目下敝谷令主孙千金,落入他手,投鼠忌器,不得不从他一次,但望总镖头开一面也放他一次,寇某感甚。”“寇老弟,不是老头儿不通情理,这月来遍访江南湖广二省,好不容易找到了他,这次再让他溜了,天涯海角何处去寻,到哪去找?老儿在这久候多时,皆因老弟你抢先一步,所以直待老弟你撤走,方行现身,可谓情至义尽啦,目下么,请恕老儿不情,非动手擒他回武胜关不可。

    ”“好个情至义尽!哼!至下为止,我寇春风那会离开了!你若这么一闹,岂不误了雁姑娘性命,未免欺人太甚。”“没得说的,刚才阁下命令上马,这不会是假的吧?再说,江西与江南省毗邻,要让他脱身溜掉,我这江南省总镖头凤翅金都如虎的名号岂不砸了?这事断难从命。”“这么说来,总镣头势在必行,非致雁姑娘于死地不可,是么?”“笑话,荒谬之至!我只向这小下手,谁说我要致雁姑娘于死地!就毁了她,也不是我候如虎之错。哼!”“寇某得闻高论,端的茅塞顿开。

    ”寇春内脸上已泛杀机。“好说,好说,就事论事,这不过是晃而易见之事,谈不上高论。”“委实是高论,乃是武胜关自以为是,颠倒黑白的高论,当然显而易见。”他的手已按在含光神剑的剑靶上。候如虎说道:“你别不服气,咱们一个黑一个白,本是死对头,要不是早些天贵谷传来武胜关要求盟主联合武林黑白两道,共同对付恨海狂人。老实说,候某还不屑与你说话。”寇春风怒道:“要不是雁姑娘在那小手,寇爷说不定早就宰了你。”“哈哈!”候如虎狂笑起来,“凭你,真是令人笑掉大牙,你那剑,别丢人了。

    ”“你那两手伏虎刀法,只配劈柴,咱俩且看看谁是砍柴刀,拔兵刃!”又向铁掌开碑喝道:“黎兄,谁要动那小一根汗毛,格杀无论,小心了!”一声清越友吟,含光神剑出鞘,寒芒耀目,与日争光。“呛卿”一声,沉重的凤翅金刀也霍然出鞘,金光刺目,冷气森森,两人凝神静气的拉开门户,将作生死一搏。双方好汉也纷纷撤下兵刃,压住阵脚,谁也不敢妄动。俊仍挽着绿飞鸿的柳腰,将她倚在左肩下,脸含冷笑,不屑地看着这一对黑白道的高手。

    双方剑拔驾张,一步步走近,一丈,八尺,已伸手可及了。

    一声暴吼,寒光满天,金芒倏过,刹时劲风怒吼,剑啸慑人心魄,金刀劈几之声刺耳动魂。两人都以攻还攻,以快打快,刀沉,而剑利,雷光石火,似的在一照面间,各出五招以上,危机间不容发,生死只在呼吸之间,虽换了五招,但并无真刃撞击之声。看得双方高手张口结舌,俊暗暗地心急。这时两人已互换方位,马马虎虎算是一照面,只能算“回”未至“合”两人都神情冷莫,发须皆张。按理说,俊大可抽身一走了之,但他要看这两凶霸拼个你死我活,他不走了。

    他轻看绿飞鸿一眼,她已经不像先前那样狠,而像一技萎枯的娇花,她实在是有点儿吃不消。他到底是个外刚内柔之人,行事也光明磊落,实然,他感到自己十分难堪,心暗叫:“怎么?我竟然挟妇人为人质,协迫他们撤走?天啊!我怎么竟会做出这种卑劣之事?多么可耻啊!”当年楚汉相争,楚霸王盖世英材,力拔山河,是空前绝后无来者的旷代英材。为什么曾败在无才无德的小人刘邦之手?无他也,就是范增所说,妇人之仁。他可以火攻阿房宫,大火三日,令关赤地千里,他可以大吼一声,一报导怒杀百数十骑。

    可是,他却因妇人之仁,即未杀刘邦,也杀不了刘大公,奈何!只好自刎于乌江了。俊可能在人人皆得之而甘心,杀机重重的时候,里忽然动了妇人之仁,他拍活了她的穴道,说:“我不伤你,你走吧!绿飞鸿在他身前尺余,吸口气活动经脉,一双桃花眼凝视他良久,神情相当困难,她幽幽他说道:“对你,我是爱恨各半,从瞰江楼到目前,我还不知道孰轻孰重,总之,要是得不到你,只有将你毁了,这心念永不会更改,下次相逢,我希望能得到你。

    说完,再深注他一眼,转身拾起宝剑,看也不看众人一眼,上马向南昌走了。

    那边,无敌神剑和凤翅金刀,已到了生死关头,两个都是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拼搏百招,都成了鬼,衣袂零落,面如碟血,劲道渐衰,气湍汗淋。无敌神剑发结丢掉三分之一。凤翅金刀左肩丢掉一层油皮,握刀的左小臂划了一道两寸长的血糟,已止住血。两个相距一丈,眼冒火。无敌神剑的剑尖直指对方眉心,沉重地跨进一步,一定一吐说道:“我这招是‘乱石崩云’,少林的伏虎刀法。

    只有‘玉门拒虎’可以勉强对付,就看你功力是否到家。着!”声到剑落,无数银芒飞射。

    “嗤”一声,两人又换了位,两人的胸前起伏不定,手在轻微颤动,额上冷汗不止。地上多了一条金色刃口,有两寸长,三分宽,那是凤翅金刀尖旁掉下的,含光剑不愧千古神刃。远处蹄声渐近,但场谁也不敢透一口大气。候如虎脸色一惊,金刀被削,这是不吉之兆,他心已有寒意。铁掌开碑监视着丧命剑客俞光,将手按剑把上,他双掌缓缓上提,功行双臂。假使俞光一动,他立可连环劈出。

    制他于死命。“好啊!今天双雄一霸全到了,咦!这位小兄弟神采:照人,眼生得紧,你姓什么?”问话的是一个美得使人心动的少妇。

    一身玄色劲装,把浑身风线托得玲珑透凸,把羊脂白玉似的肌肤透得更迷人。青的眉,美眸如一汪秋水,小巧玲珑挺直的瑶鼻,一张爱煞人的樱桃小口,一头青丝挽了个盘龙譬,珠翠耀目。小腰系着一把长剑,三寸还差三分的小靴尖端,是明晃晃的钢尖,由靴底向上反卷。她突然现身,四周英雄眼都直了。她身后也有一个光彩照人的少妇,那是惊天堡的桃花仙史赵桂贞。

    她今天也改了装,一身轻缎劲装,身背长剑的大汉,一字百开,叉腰卓立。有十余丈外,有十名穿黑色劲装的女,俊早就发现她们,她们的坐骑在一里之儿但他不在乎,桃花仙史本是他手下败将嘛。

    他轻瞥两个女人一眼,冷冷他说:“你问这干吗?”“哟,问也不成么?好倔强的小兄剃”又对桃花仙史娇媚一笑道:“赵大姐,你说的就是他?”桃花仙史叮着俊,粉面一红,道:“是的,江湖能沈出我一手五桃花的人,少的很,他算最幸运的一个。”“你们都住手!”黑衣少妇突向拼打的两个老家伙娇喝,音调美极。

    “寇叔叔,何必和那老不死的拼命?”凤翅金刀至强驾之未,再难抵挡得住无敌神剑三招全力进迫,黑衣少妇一叫唤,不啻救了他一命。无敌神剑一听娇唤,停止出剑,后撤了五尺,回首笑道:“聂姑娘,你好!什么时候来的呀?”“离谷不过才三天,与守护神焦老爷同来,他约于明日赶到,他们不是武胜关的白道好汉么?”“是的,这匹夫就是江南省总镣头凤翅金刀候如虎,一个浪得虚名,只会吹牛的英雄!”“你们怎么打起来的,武胜关和阎王谷,不是说好了今后,同舟共济,共同对付未来劫难?”“说起来真气人。

    ”他转身看到俊孤立一旁,突然叫道:“小你把那位雁姑娘怎样了?”“放了,她恐怕已到南昌。”俊若无其事他说。“黎老弟,此事当真?”他问铁掌开碑。铁掌开碑点着回答“是的,二小姐走了许久了。”“她没有伤吧?走时说了些什么?”“她并未受伤,这小委实守信,她说的话小弟没听清,只最后两句约略可闻。”“怎么说的?”“下次相逢,我希望可以得到你,就这么两句。”无敌神剑对俊恶狠狠他说道:“小,你这是自投罗网,天堂有路你不走,这次你可死字了。

    ”剑缓缓上扬,一步步向俊走近。凤翅金刀突然收刀入鞘,铁青着脸道:“姓寇的,咱们这笔帐,在铜管山二廊庙一起算,你要不来,江湖上就没有你无敌神剑的名号。无敌神剑做然地转身答道:“十天后,午时刻。”“老夫届时恭候,后会有期。”率众门下等人撤后,又向冷然屹立的俊说道:“小,希望你这次别死在他们手,长江插手之帐,你记清了。”“要不要小爷也要一次约会呢!”“老夫随时候你。”说完后,手一招,经自走了。黑衣的聂姑娘轻笑道:“小兄弟,你的仇人可真不少,双雄一霸你全惹上啦?寇叔叔,且慢动手,等会不迟,赵大姐有话问他。

    ”无敌神剑缓缓退下,其实他力对凤翅金刀,已经筋疲力尽,要他和俊再对,他可不敢轻易动手。俊可放他不过,出言激他道:“神剑无敌却处下风,端的辱没了这把含光神剑。”姜是老的辣,无敌神剑不上当,他仅一撇嘴巴:“老夫不吃口激,等会,你会有机会领略到剑神的手段,只怕你一下鸣呼哀哉,就没机会了。”桃花仙史轻扭腰肢,与黑衣和妇站成并排.说道:“小兄弟,你上次用棋破了我五朵桃花,胜是胜了,为什么溜了呢?那恨海狂人可是和你同来的。

    ”“呸,好不知羞耻,谁是你的小兄弟?告诉你,小爷不答任何人间话,要动手请便,别罗嗦。”不答却是答了。“这时可不是你逞强的时候,要不回答,于你一无好处。之瘟氖山庄,与阎王谷作对,大闹兹云庵,和惊天堡结下梁,刚才风翅金刀又找你算帐,武胜关白道盟主你也惹!小兄弟双雄一霸岂是好惹的?他也不……”俊的打断他的话道:“双凶一霸不好惹,在下却惹了,有什么鬼画符的伎俩拿出来好了,你们又能怎样?”黑衣少妇说道:“小兄弟。

    刚则易折,你和我们作对”俊抢着道:”住刚谁和你们作对?如何不自问所行所事,究竟是和谁作对?”铁掌开碑大吼道:“小狗,你好大的狗胆,在报应神玄衣仙姑娘面前,何敢大呼小叫,罪该万死。

    ”“不要脸的,你吠什么?掌下游魄,没有你说话的余地。”又向绿衣仙女冷笑道:”阎王谷报应神,全是恶毒之辈,想不到姑娘也是之一,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之事多着呢?只怪你孤陋,你既不报名亮号,我不怪你,只是有一事你非答允不可。

    ”“小爷从不怪允任何人的信诺你就兔谈吧。”“你非允不可,就是随本姑娘返回那阎王谷。”“哈哈,姑娘你到一厢情愿。”“这是不得已之事,据黎叔叔所闻,二姑娘所说,她对你定然是情有所钟,只要你能到阎王谷一走,你的生命安全我负责,所以你非去不可。

    ”“假使我不去呢?”“那很简单,玄衣仙言出必有行,江湖想违本姑娘意旨之人,从未曾有,你也不会是例外,不去的话,本姑娘只好硬请你啦。”说完,娇媚一笑,娇美绝伦,谁曾想到这么一位绝色佳人,会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俊轻蔑地问答:“你比无敌神剑高明到哪里?”“姑娘剑术与老夫相伯仲,但奇门秘学胜老夫多矣。

    ”无敌神剑抢着说。“奇门秘学?大概是鬼域伎俩,小爷如非必要,不愿和妇人女动手,少陪!”声出,人已向后腾空而起。他快,玄衣仙也不慢,如影附近形直射而出,玉指倏弹,一缕指风迎面射到。

    好个俊,半空自上倏升五尺。“龙腾形”身形扶摇直上,指风落空,猛一吐气。“狂鹰掠食”向下一穿,向玄衣仙头际猛袭过来。玄衣仙似早料到他有此一着,一翻娇躯,她的轻功亦已登峰造极,转身出手恰到好处。她的右手已将俊的左小臂扣实,右手五指,已点到俊时胸前七处大穴。

    两人身在闪空,面面相对,男在上女在下,精彩之至,假使掉下来,够瞧的。俊冷哼一声,双腿一缩,恰好扣住了她的小腿骨上。她的鞋尖已失去效用,左手一收一扣,不但已将她的手崩开,及而扣住了她的手肘黑绸衣薄如蝉翼,着手处温暖,柔似是章鱼的脚爪,毫无着力处。

    他心一惊,右掌本来托住她的左手,本想硬生生扭掉。她的五个玉指,由于心一惊便半推半就,他臂有干斤神力,玄衣仙怎能挡住?恰好一掌按在她的酥胸上,那高耸如山的**向上沉,俊已再次腾空而起。

    玄衣仙女发出一阵荡笑,然落地。两人空相拼,生死一绝,换招分合,不过是瞬间之事,令人难辨他们究竟是如何换招的。俊借力腾飞,飘出五丈余,正要下落,暮地银影一闪,一阵灰雾向上一升。他知道是瘟氖山庄毒粉,发自那名银衣少年的银管,一声长啸,“苍鹰日转”身法倏出,双臂一张,虎躯半旋,向上一升,再向一侧飞掠而下。

    玄衣仙女一身柔骨,练的是“乾元至柔缩骨功”练到十成火候,任何外加力道亦可消散于无形,她练的已有八成。可是她被俊那一掌印在最敏感地带,却有点受不了,他在十大报应神,算是尚有人性一个,别看她外表如桃花媚骨天生,大胆泼辣,十足的一个荡妇尤物。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在她一生,却从未领略过风月滋味,安身如玉,在她三十年的年华,一直任其虚度。因为她练的是至柔之功,所以,与人相挤时,以近身攻击最有效,是发挥以柔刚的威力最佳手法,因而她外表媚笑如花,迷人心魄,她也就利用这点天赋来使,近身相拼,无往而不胜。

    可惜她赶上不好色的俊,无所旋其技,虽扣住俊的小臂,足尖也毫厘之差,几乎点了他的七星大穴,无如俊,首先用脚制住她一双要命铁尖。不让她用脚去伤对方。而俊的小臂,宛如金钢,且有雄浑无此的潜力向外反震,不由她不松手,反被俊扣住手腕,要不是她的柔功已有八成,手肘非碎不可,也幸而俊心一惊,不知道是什么么魔力所至,竟然急忙松手,不然她也得吃点苦头了。

    她一生守身如玉,古并不波,一见俊那绝代风华的英俊模样,心湖已经泛波澜,尤其是他不被美色所迷,傲岸风华,令她暗暗地心仪不己。

    人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动物。得来容易的物视如粪土,越不易获得他求之更切,她就是有这种心情。许多追求她的男人,她都视同粪土,俊对她不假辞色,她却心动拉!”俊那一掌,打在她最敏感地带,她一生守身如玉;从未经过这种电触,简直无法形容的奇境,只感到浑身酥软,不由轻笑出声,几乎在地上,当众出丑。

    她站稳后,俊已用令人骇异的奇功“龙腾跃”和“鹰翻翔”的身法,在个银衣人围攻下,再次超越重围,向一旁掠出了。她不知是什么攻,脱口叫道:“这是昆仑龙胜的大式,你是昆仑弟。

    桃花仙史道:“不是的,龙胜大式我知道的,上次在扬州官道,被他救走的另一个无名小年,才是昆仑弟,快!我们截住他。“上啊!赵大姐,可不要伤他。”两人向俊落下处急射而出。人影闪动,刀光剑影,二十名高手向四面一围,将俊包在间。俊暗暗心急,一声长啸,双拳齐飞,狂风聚雨似电向北冲去。

    北面是无敌神剑寇春风,和另五名使剑在汉,含光剑连声呼啸,剑气逼人,千百道银芒飞洒而出。俊不敢硬打,向后面追到两个女人,辟出两掌,向东飞奔。东面是单掌开碑,和四名银衣小年,掌风如惊涛骇浪,灰色青雾在银管狂喷而出,他可不敢闹了。

    憋得他火起,飞退五丈,半空,弹开锁口,手按在天残剑上,发现一声龙吟长啸,天残剑已出鞘半寸有余。突然,一声人心魄的娇喝传到:“不要脸!都给我住手?”“嗯嗯……”一声闷哼,一个使剑的大汉飞仆三丈外,无敌神剑面如死灰,手剑软弱地垂下,一步步踉跄向后退,神色异常恐怕怖,嘴角泛起血迹。

    众人只觉耳鼓欲裂,血脉翻腾,乖乖地住手。俊扣好剑,轻哨一声,低耳自语道:“是她!天残剑用不着了,她年纪比我还轻,功力深厚啊!我!再加十倍苦练,也不及她目前的造诣。

    正北边官道当,卓立着一个美若天人。头挽了三丫譬的绿裳少女,正是湖口官道,作弄俊的凤姑娘。远远地隐闻蹄声,正向这急驰。她秀眉带煞,冷电似的眼神,扫视众人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俊身上,杀气立时消溶,接着一欢。桃花仙女看她目光一落俊身上,立时变得柔和,只觉一股酸气往上冒,按捺不下,常人不足以了解女人,她知道,这种光芒,正是衷心真情的流露。

    她对俊的看法,正如绿飞鸿卜雁抱有同一见解,得不到就毁他,可怜!这种在不正常环境长大的女人!她看到无敌神剑的惨象,也看到飞跃三丈外的大汉,量但她的疾妒,已经蒙敝了她的聪明。

    她暗暗扣了五朵桃花,目闪凶光,缓缓地向怪姑娘欺近,沉声说道:”丫头,你敢管惊天堡和阎王谷的闲事?”凤姑娘轻瞥她一眼,淡淡一笑道:“本姑娘初履江湖,盛闻武林人才济济,尤以什么双凶一霸最负盛名,雄霸江湖,起初,本姑娘未敢全信,只道是传闻之讹,但自经江南豫章,却证明并非虚。

    桃花仙史冷冷地答道:“你该信的,不然你就别想在江湖混。”已经到了凤姑娘身前八尺。“是啊!事实俱在,不得不信,你可是惊天堡的?”“正是,桃花仙史赵桂贞,你有耳闻吧。

    ”“正相反,这名号陌生得很,贵堡有个矮胖,叫什么湖以仙吧?”“有的那是本堡的外眼线,功力名列四流。”“就是这两个木头昨晚在南昌府闹市,已被本姑娘沉于东湖,他俩已不能替贵堡效力了。”“丫头,你也得死。”桃花仙史玉指一场,五朵金花呼啸而出,疾射凤姑娘胸前大穴。

    俊大吼一声,五枚黑棋锐啸飞射,叮叮数声,清脆声乍起,十五块碎花和黑棋四下迸散。碎片一近凤姑娘身畔,全都在三尺外翩然落地。凤姑娘看着俊一笑,右手翠袖缓缓地扬起。

    “赵姑娘,快退!”无敌神剑急切地大声喊。桃花仙心一寒,突然想起无敌神剑的惨白脸色,和他嘴角的血迹,猛然间她向后退了几步。可是,晚了半步,凤姑娘的翠袖已缓缓拂出,一股柔和,而无可抗拒的微风,将桃花仙史直送出四丈以外。她踉跄站定,粉面顿成死灰,只觉胸口热血向上涌“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摇折欲倒,要不是恰好暴退,这一条命,非呜呼哀哉不可。

    玄衣仙脸色泛白,慌不迭将她扶住,骇然盯视凤姑娘那明艳的笑容,似乎有点不相信这是事实。

    凤姑娘的笑,是对俊的,凤目一扫众人,那令人发冷的目寒芒倏现,她缓缓地说:“你这毒蛇,死有余辜!”又向众人说:“你们都是惊天堡和阎王谷的人,饶你们不得呀。”“她缓缓移动步,向众人款款走去。俊早领略过她的神奇功力,知道不妙。她是残忍好杀之人,心不是不忍,忙拱手高叫道:“姑娘请手下留情,听区区一言。”怪姑娘闻声止步,剪水双瞳,寒芒又欢,不解地问道:“侠让我网开一面?可是,又为什么呢?”“如姑娘所言,双凶一霸门下,无一不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之辈,但究其根由,双雄一霸方是罪魁祸首,他们不这是仅供驱伎之人,听命行事而已,姑娘功臻化境,技绝天人,杀他们,不过举手之劳,但上有好生之意,区区斗胆,乞请姑娘高抬贵手,给他们一次改恶从善的机会吧。

    ”凤姑娘粉面一变,垂下头沉吟片刻。这时,蹄声渐近,前面匹是姥姥小姑娘,后一匹是空鞍,俊都认识。三匹马在凤姑娘身后止步,她抬头诧异地问道:“他们刚才不是围攻你么?怎么替他们求情?”“个人造诣,你们任何一入也奈我不得,情急群欧,也是入之常情,在下只好原谅他们,不愿追究,请姑娘手下留情,不过是于侧隐之心,尚望姑娘明辨。”马上的姥姥轻轻点首,表示嘉许。凤姑娘“哦”了一声,少侠的意见,是饶他们这一次了。”“区区正是如此。

    ”“就是放他们走吗?”“谢谢姑娘大度。”“我没说放他们走呀?”怪姑娘故意地放刁。俊不悦他说道:“放与不放,全在姑娘,区区行事但求无愧于心,生平绝不受人恩惠,为他们求情,不过是但求心安之事,并无恩惠在内,反正他们都是区区之生死对头,或许,日后可能被他们将我挫骨扬灰,或许被剥皮示众,这并不是不可能之事,我何必卷入这场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恩怨漩涡?”说完,大踏步地走了。凤姑娘心大急,唤道:“少侠请留步。”俊站住了,并没转身,沉沉他说道,“区区也是心如铁石之人,下手不留余地,今后替生死对头求情,真乃令自己亦难以置信,区区言于此,算我白说了。

    ”“你这个人真难说话。”凤姑娘幽幽一叹,又道:“既然你不怕他们报复,我且饶他们一次吧。”她自己感到意外,这是她一生,惟一在一个男孩前低头的一次,乃是绝无仅有的。她向来人略一挥手,冷漠地:“你们该走了,日后相逢,希望你们自爱些,免得糟踏了今天的情份,要是谁想找本姑娘算帐,大可在江湖上去找,原道上,本姑娘还有近三月的飘萍身影,三月后请恕不奉陪,转告你们的主人,做恶多端,将会自食其果,或许本姑娘要取他们项上人头,走吧,快走!”“不!”俊转身说:“惊天堡宇宙神龙的头,可不能随便取,那是我的。

    ”凤姑娘微笑回答:“好的!就留给你!”铁掌开碑扶着无敌神剑上马,玄衣仙女也扶着桃花仙史蹬骑,怨毒地盯了俊和凤姑娘一眼,驱马向南昌奔去,临行还加瞪咬牙。玄衣仙的剪水双瞳,并不是怨狠光芒,而是一种,无比神秘的光采,她和桃花仙史同乘一骑,慢慢地走在最前——赤雷扫校。,138小说网www.138xsw.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记住我们:www.fhzwxs.com  烽火中文小说网  手机版 m.fhzwxs.com] www.55zww.com www.17zww.com m.iq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