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藏地传奇 > 章节目录 藏地传奇 九重天宫(37)
[烽火中文小说网wap站:m.fhzwxs.com]m.138xsw.com m.15zww.com m.19zww.com     手机登陆dzt.cc小说随时看秦麦探头朝上望去,隐约看到冰崖边有几颗向下张望的脑袋,却无法分清都是谁,秦麦按着通话擎道:“我们已经到达了洞穴的入口,这里光线很暗,你们看不清楚的。\\来哟www.laiyo.com更新最快最好用的小说搜索网站\\”听到秦麦的声音,冰崖上的五人大大地松了口气,陈教授抢过唐离手中的对讲机急急地问道:“发现了什么没有?”站在洞口的秦麦与彭施民不禁相视莞尔,“老师,我们还没有进去呢!”秦麦有些无奈地答道。

    在唐离与陈教授连声“注意安全、随时联络”的嘱托中,三人打开了手中的电筒,三把火神战术电筒的光芒如利剑般刺破了无边的黑暗,将长长的一段洞穴照的光亮如昼。青黑sè的石壁在灯光下闪烁着森森的冰冷光芒,不断从洞穴内倒灌而出的劲风更透着刺骨的寒意,呜呜的风声像是从九幽地府传来的凄厉哀号,更可怕的是在无尽的黑暗里随时都有可能跳出个恐怖而凶残的雪人给予闯入者致命的一击!想到彭施民曾经一个人深入这条洞穴之中,秦麦觉得这个彭大胆甚至勇敢得近乎于鲁莽了。

    秦麦第一眼看到洞穴里的情形便断定这石洞绝非天然形成,而那些雪人很可能是鸠占鹊巢:入口向内是一条将近二十米的直而平坦的通道,高约一米五,宽可容两人并肩而行,当然并肩二人的标准只能是秦麦与唐离这种身材,换成铁莘,一个人恐怕也只能勉强挤进去通道的四壁极为平整,显然是人为雕凿而成,“尽头向右拐,是条向下的通道。”彭施民指着笔直的通道说道,表情古怪,兴奋中参杂着激动,“你去看一看就明白我为什么会认为这里是女国的遗迹了!”彭施民对这冰崖下的石洞一直没有说太多,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己也不过浅探即止,对这石洞里究竟是怎样的一副情景也没有头绪;另一个原因是他觉得什么样的语言也比不上亲眼看到时的震撼和形象。

    秦麦有些好笑地看了眼彭施民,他大概能够理解这位同行兼好友的心情,这有点像个炫耀自己玩具的孩子,总要让人亲眼看到自己的玩具有多么好玩才心满意足。“里面有什么?”铁莘的眼睛又瞪起来了,对他这种火爆脾气,彭施民yù扬先抑的手段显然极具杀伤力的,嘴里嘟囔道:“难道里面全都是没穿衣服的漂亮姑娘?”说着弯腰就往通道里钻去。秦麦一把拉住铁莘,沉声道:“我先进!”随即摇头制止了彭施民的反对,“铁莘断后,注意保持jǐng惕!”说着秦麦一手擎着电筒,一手握紧了扳开了保险的手枪,弯腰钻进了洞口,小心翼翼地沿着通道缓缓行进。

    秦麦每迈出一步都异常缓慢,通过彭施民等人的描述,他对雪人最大的印象便是这种怪物的速度来去如风,迅疾无比,且掳人在前、偷药在后,尽管还没见过这怪物的真实面目,已经被秦麦在脑海里打上了凶残与狡诈的烙印了。通道两侧的石壁十分光滑,几处明显的斧凿痕迹更印证了秦麦之前的猜测:这石洞的确是人力开凿的,想到在这笔直的通道后面还有着不知道多大的工程,秦麦不禁骇然:在这样陡峭而光滑的万仞石壁上以千余年前的那种科技水平打造出这样的一座石洞,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同时也更加激发了他的好奇心,决意要弄清楚这冰川之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可惜这条二十米左右的通道四壁并没有任何的雕刻或是壁画可以让他研究。

    跟在最后的铁莘苦不堪言:这石洞的高度本就矮,他的身形又特别的高大粗壮,秦麦与彭施民稍一弯腰低头就可以轻松通过,而他则必须撅起屁股,侧着身子才能行走,忍不住抱怨道:“要是前面都是这种路,我非憋死不可!”彭施民回头看了一眼保持着怪异的姿势艰难行走的铁莘也觉得好笑,道:“放心,走过这一段前面开阔的很。”正说着,秦麦已经来到了通道的尽头,果然如彭施民所说的,尽头右侧是一条向下的阶梯,在强光照shè下能清楚地看到这条石阶虽然不是十分长也大概有百多阶的样子,坡度却十分陡峭,看起来至少有三四十米的高度,再往下就是一片空旷的平地。

    “我只下到了那里”彭施民说道,yù言又止表情有些古怪,正好被侧头的秦麦看到,“怎么了?那儿有什么怪异之处?”彭施民像是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受,苦着脸道:“去看看就明白了。”这次三个人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毕竟彭施民走过的,也不用担心陷阱机关——古人向来喜欢设计这些东西。秦麦距离石阶的尽头只有三五级的距离,弯腰已经可以看到下面的情形了,虽然还无法看清下面这块空间的全貌,但从电筒照亮的范围看起来,这下面是块不小的洞穴,秦麦的一脚抬起,堪堪踩到平地,突然走在最后的铁莘发出一声突兀的痛呼,秦麦紧绷的神经也随着他这一声“哎呦!”猛地颤了下。

    “怎么了!”彭施民和秦麦大惊之下,同时喝问道。就在他回头的瞬间,秦麦依稀听到前面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吱”的怪叫,在电筒光芒里他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一道仿如鬼魅似的白影瞬间闪过直撞到石壁上消失不见了!秦麦第一个想法就是追过去看个究竟,心里又惦记铁莘,不得不握紧手枪将迈出去的那只脚收了回来。“没事撞了下脑袋!”铁莘呲牙咧嘴地倒抽着凉气,郁闷地说道。秦麦和彭施民都大大地松了口气,紧紧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石阶下面的洞穴果然如秦麦所感觉的那样十分宽阔,是个空空荡荡、方方正正的石室,根据秦麦的目测长宽至少也有十几米,高度也近三米,从逼仄的通道突然进入到一个宽敞的空间,三个人都觉得轻快了不少,不由自主地深深吸了口气。

    “怎么有股子怪味?”铁莘吸着鼻子道。秦麦也察觉到了空气中透着股淡淡的几乎无法察觉的腥臭,可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石阶通道直对的那面墙壁上,与来时光滑的石壁不同,这石室内青黑sè的墙壁上都布满了灰白sè的横向条纹,不像是涂染着sè,倒像是石头天生形成的纹路似的,秦麦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石头。那道消失在墙壁上的白影难道是自己的幻觉?秦麦想着就向十几米外的石室尽头走去,一边问道:“难道这里就这么大?”他记得彭施民说过这石洞内空间十分大,可眼下除了来路他并没有看到这石室里有其他的通道,难道有暗道不成?这个念头刚刚在心头升起,秦麦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在远处望过来被那无数长长的灰白条纹欺骗,来到石壁前他才发现石壁上斜斜地开着一道高越一米、宽不过五十公分左右的小门!这门并不是我们常见的正嵌于墙壁上的,而是在巨大的石壁上斜斜向里开凿而成,如此一来门两侧的石壁反而像身形高达的护卫般将它遮掩起来,加上门的尺寸极小,石壁上的条纹又形成了正面墙壁光滑一体的错觉,秦麦远远望过来竟然没有看出来这墙壁上竟然有一道入口!看起来那道白影并非自己的错觉,它便应该是由这里钻进去了!白影是什么?秦麦心头一紧,雪人!秦麦举起手中的电筒刚想看一看入口后面的情景,身后的彭施民的声音远远传进了耳中:“当然不止这么大,这里有入口。

    ”秦麦愣了下,暗道这石室里的通道难道还不止一处不成?转身望去,却见彭施民站在石阶旁的石壁前,一条胳膊拍着身边的石壁,可手却诡异地消失了秦麦立即反应过来,彭施民那儿应该也有一道如自己面前相同的门!打量着另一面墙壁的铁莘也啊地一声道:“这里也有入口哩!”“我早就数过这石室中一共有八道入口,不知道通往哪里。”彭施民向秦麦走了过来,苦笑道,“里面是错综复杂如蜘蛛网似的隧道,当天如果不是没有深入,我只怕就出不来了。

    ”秦麦看着矮小的入口思索了片刻道:“听起来倒有点像是迷宫”秦麦暗暗奇怪,这洞穴的入口本就隐蔽已及,否则不可能千多年来都没有人发现,可偏偏内部还要耗费如此巨大的力气布下这样的疑阵,如此处心积虑,这神秘的洞穴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别在胸前的对讲机红灯闪了下,传出一阵“嘶啦啦”的电流杂音,片刻后唐离的声音响了起来:“麦子,你们现在情况如何?”无线电波转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与唐离的声音相差很大,这让秦麦在听到的瞬间竟生出些许陌生的诡谲感觉。

    “麦子!你们怎么样?”唐离没有等到秦麦的回答,立刻紧张起来,声音陡地尖锐起来。秦麦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连忙回复道:“我们很好,到达了第一层洞穴,这里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不过目前还没有任何发现。”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铁莘有些飘忽的大叫声,秦麦打了个激灵顾不得再和唐离通话,回头向铁莘的方向奔去,铁莘这时正躺在地上,上半截身体已经探入到一道入口之中,正在研究石壁上纹路的彭施民也惊慌地连声喝问:“怎么了?”紧握着双管猎枪四处寻找可疑目标,只是这石室虽然空旷,可入口却极多,他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应该对准哪一个。

    这时秦麦已经跑到了铁莘的身前,看到铁莘粗壮的身体宛如一条遭到攻击的蟒蛇不停地扭动着,连忙拉住铁莘双腿,一咬牙硬生生将铁莘给拽了出来!听到铁莘那声充满了惊恐的呼喊声,秦麦还以为他遭到了雪怪的攻击,铁莘的脑袋甫一露出来,秦麦便飞快地检查了一遍,看到铁莘虽然灰头土脸的很狼狈,可身上却没有任何损伤,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盯着大口喘息的铁莘问道:“怎么了?”对讲机里也传来唐离充满了担忧的呼叫:“发生了什么事?麦子!你们怎么样了?”铁莘发出喊叫的时候秦麦正与唐离通话,后者也听了个清楚,以为三人遇到了危机,唐离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再等不到秦麦的回答,她立刻就下来!“我干!那里!那里!”铁莘吐着满嘴的灰土,指着刚刚他探查的入口道:“真他娘的晦气!死人!那些王八蛋果然是吃人的!”铁莘这句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可秦麦与彭施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脸sè大变对望了一眼,王八蛋指的肯定就是雪怪了,其实从知道雪怪掳人那时,所有人便都清楚这些雪怪把人抓了来肯定不是请人来做客的,可一旦发现了这些怪物食人的证据,每个人却都产生了悚然惊惧的战栗。

    秦麦先通过对讲机安抚了几乎带着哭腔嘶声呼叫的唐离,马上问铁莘:“里面有什么?”回过神来的铁莘仿佛见鬼似地连忙朝旁边连滚带爬地闪开了入口一段距离,连掉在入口后的电筒都不敢捡回来。“血肉模糊”铁莘嘶地倒吸着凉气,显然那场面十分血腥骇人,说出了一个他所能想象到的最恐怖的形容词。秦麦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几只雪怪正围着一具残破不全、血肉模糊的人尸分而食之的可怖景象,沉声问道:“看到雪怪了?”握着枪的手不由地紧了紧。

    “喀嚓”一声,彭施民紧咬着嘴唇,将手中的猎枪推弹上膛对准了铁莘身旁的入口。

    灰头土脸的铁莘脸庞罕见地红了下,嗫嚅道:“血肉看到了雪人就”秦麦立刻明白了,原来铁莘并没有看到雪怪生啖人肉的场面,不过对于铁莘的胆量他最清楚不过,能把一个十来岁便在坟茔地里找祭品吃、二十出头翻越昆仑山口千里追击偷猎者,自称铁胆的人吓成这样,秦麦很难想像在这道又窄又矮的通道后面究竟是怎样一番场面?所以,接下来秦麦将手中的电筒交到了铁莘的手里,捡起掉在通道后面的电筒,深深地吸了口气屏息,错腿、蹲身、弯腰一系列动作极其干净利落,等铁莘与彭施民反应过来的时候,秦麦已经从那入口钻过了过去!“好快的身手!”彭施民目瞪口呆地在心里感慨了一句。

    铁莘哇哇乱叫,“麦子你小心啊!照看好身后,保不齐哪儿就钻出来个怪物!”矮小的入口后却宽大得出乎秦麦的预想,他站直身后距离顶壁还有一掌的距离,估计至少也有二米的高度,左右两边的宽度也足以容下铁莘那种身材轻松通过。通道后是一个仿佛缓墙似的九十度拐角,石壁上亦生满了与石室墙壁上同样的灰白纹路,秦麦先静静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仔细辨认了一下呼呼的风声里没有其他的异响后,手指搭在扳机上,一只脚转过了挡着视线的拐角。

    有了铁莘的先例,秦麦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哪怕他看到的是一具断臂残腿或是肚穿肠破的人尸也自认为不会感到震惊,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幕,秦麦仍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距离他不过尺许远处的地面上面朝他摆放着一个男子的头颅!再里面不远处是一个椭圆形的碎石堆,石堆后深暗黝黑的通道蜿蜒向下不知道通往何处。头颅是齐脖颈处被钝器切割下来的,面皮青紫,眼角、鼻孔与嘴里都有紫黑sè的干涸凝固的血渍,双眼瞪得奇大,那双饱含着恐惧、绝望和不甘的眼睛让秦麦陡见之下心神震撼,禁不住朝后退了一大步,身体重重地撞在了冰凉的石壁上。

    这一疼到让他的神智从如坠寒冰的惊悚中脱了出来,难怪铁莘反应那么强烈:他躺在地上钻进来,正好与这断头来了个面对面,无论是谁面对着这样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都绝对无法保持震惊。与秦麦一墙之隔的铁莘与彭施民显然也听到了秦麦的惊叫,彭施民心急之下脱下棉大衣就向洞里钻来,却被铁莘一把拽住,“麦子!你也看到了?”铁莘还有些惊悚未定的声音里还透着些许的戏谑。秦麦没心情与铁莘计较他的小把戏,仔细地看了一眼那断头的面目,突地咦了一声,侧头问趴在入口处的铁莘:“我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铁莘和彭施民都是一愣,铁莘刚才仓皇之间其实除了那双眼睛压根就没有瞧清楚长相,而彭施民却是不知道其间的状况,压根就不知道秦麦口里说的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所以两个人同时都问出了一句话:“什么人?”秦麦看着那已经变形的面孔,脑袋疾快地转动起来,他是初次进入xīzàng,而认识的身在xīzàng的人更是有限,这一路上就连见过的男xìng十个指头都能数的过来,这些人的面目在秦麦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一被否定。这个人自己一定见过,却不是在xīzàng秦麦惊人的记忆力往往对于哪怕是擦肩而过的人亦会留下浅浅的印象,只是心神接连受到震撼,一时间难免慌乱,无法立刻想到这个保存得十分完好的人头自己曾在哪里见过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及时知道小说www.laiyo.com来哟小说搜索。,138小说网www.138xsw.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记住我们:www.ifhxsw.com  烽火中文小说网  手机版 m.fhzwxs.com] www.i33xs.com www.i55xs.com